要种药就来宿宝福,福山山药好种得成梦想,药材资讯带你销全国!

我是东昌区金厂镇夹皮村的农民宿宝福,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我用了长达30年的时间研究山药改良,最终成功地种出了肾形山药,并成立了山药种植合作社,带领乡亲们一起致富。

我出生在夹皮村,今年已经61岁了。小时候家里的主食以苞米为主,吃的蔬菜则以土豆、萝卜和大白菜为主。我一直以为这种生活水平就是常态。

直到30年前的一个冬天,解放军某部队驻扎在我们村里,我有幸观看了他们炊事班的做饭过程,这成为了我生命中的转折点。当时,我看到炊事班的同志抱了一捧二三尺长的棒棒放到菜板上切,我很是好奇。这东西看上去像烧柴,却能在菜板上切开,那么这种棒棒是不是也能吃啊?炊事员告诉我这叫山药,并介绍了山药的营养价值,还请我品尝了一下山药。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研究山药。在30年的时间里,我耗费了许多心血,终于培育出了一种叫做肾形山药的特殊品种。这种山药不仅口感好,还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在成功研究出这种山药之后,我成立了山药种植合作社,带领村里乡亲们一起致富。

感谢山药给我的启示,让我有了改变生活的机会。现争吵,结果老者倒了霉,被罚了1000元。

山药可谓是神奇的植物,不仅功效多多,而且含有可溶性纤维,能控制饭后血糖升高,这些都让我兴奋不已。我想,既然这么好,为什么我们这里不能种植呢?可是,我第一次了解到山药时,炊事员告诉我,本地并不产山药,这令我很不理解。

第二次见到山药是在市场里,一个老人在卖山药,而我一看到山药就特别兴奋。于是我问他山药的种植情况,没想到老人很不友善地跟我说:“这东西你种不了。”这激起了我的犟劲,我说:“我就是种地的,为什么我就种不了呢?”可老人却不屑地耸耸肩膀。当时,我心里有点儿沮丧,但后来老人竟然说可以卖给我山药种子,结果要价100元一粒,我没有那么多钱。可当老人和市场管理人员发生了争执,结果老人被罚了1000元的时候,我忍不住有些偷笑。

这些经历虽然不是太顺利,但我对种植山药的梦想从未放弃。毕竟,山药有着那么多好处,让我一直都想把它种出来,带给更多的人健康和福利。

过去了,他终于成功地培育出了东北山药的新品种。

我曾经帮助一位老者解决了生了冲突的事情,得到了他的感激和一把山药豆。虽然我不懂技术,但我还是开始了试种山药的旅程。但是,由于技术不够好,我一年下来不仅没有收获,连种子也没有了。但我并没有放弃,我想去山药产地学习,却没有钱。我向妹妹借了2000块钱,她支持我去学习和培养山药。在南方学习了种植铁杆山药的技术后,我在试验田里种出了山药,但是收获时的困难使我萌生出改良品种的想法。我想让山药长得像地瓜或土豆那样易于种植、收获。为了实现这个想法,我开始培植多地的山药,经过20多年的努力,终于成功培育出了东北山药的新品种。

举行的农产品展销会上,我们的肾形山药以绝对优势获得了市场上的高价。

我培育出来了肾形山药,这的确是种植和收获都很方便的新品种,价格也很高,所以大家都想来跟我学。但是,我却独享自己的劳动成果,不愿意与村民分享种植技术。为了保守这项技术,晚上我让老伴开着手电筒帮我收割山药,我把不用的种子要么喂给牲畜,要么扔掉,也绝不给别人。我只想在市场上卖个好价钱。

两年前,村领导开导了我,让我明白了“一花开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的道理,也意识到了我一个人力量单薄,新品种的发展需要更多人的支持和共同努力。在他们的支持下,我成为“宿宝福山药种植合作社”的社长,毫无保留地把肾形山药种植技术传授给了合作社社员。现在,我们的收入比种玉米多了很多,今年在金厂镇举行的农产品展销会上,我们以肾形山药的优势获得了很高的市场价。

在东昌区政府相关部门的帮助下,我们的合作社发展得非常好,还注册了自己的商标并打开了自己的销售渠道。现在,我们将进一步完善宿宝福山药种植合作社,带动整个村庄的经济发展。

感受到了集体力量之后,我有了新的梦想。我的肾形山药口感比其他品种更好,回头客很多,价格也比普通山药高出一倍,市场上还供不应求。我想把肾形山药销售到全国,甚至销售到世界各地。希望自己能再活三十年,为实现这个新的梦想努力拼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