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粮食生产成本效益研究报告

单位:元/亩

2、总成本增加并由盈转亏

2013年至2017年,我省玉米平均亩产总成本逐年上涨,由1086.06元/亩增至1208.09元/亩,累计上涨11.24%。 2017年,全国平均总成本由1065.59元/亩下降到1026.48元/亩。 ,下降3.67%。

2013年至2017年,我省玉米平均亩产总产值略有下降,而总成本逐年上升。 玉米每亩净利润从2013年盈利11.93元下降到2017年亏损295.25元。

3.四川省农业基础调查工作经历

(一)完善农产品成本调查制度。 全省21个市(州)共调查69个县、1059户调查户。 为保证调查品种的代表性和连续性,我们每年对调查数据不再具有代表性的调查点和调查户进行局部调整,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农产品成本调查样本调整常态机制。 具体到农产品调查样本的选择和设置,我省综合考虑农业分布、区域特点、生产规模等因素,按照非主产区向主产区集中的原则确定调查市县。 围绕川粮、川茶、川猪、川果、川药等优势特色产业,及时调整省级普查品种目录,绿茶、甜橙、柑橘等11个品种、家鱼、肉兔纳入省级调查。 种类。

(二)基层基础能力不断增强。 我们连续三年每年确定一次农业主题活动,着力提升基层基础能力。 2017年,全省开展农产品成本调查“数据质量建设年”活动,形成了省、市、县、户四级调查数据质量控制体系,调查数据质量显着提高。改善了。 2018年,开展“基层基础设施建设年”活动,重点建设涉农调查队和农户调查队两个队伍,提高政策执行能力、业务工作能力、服务指导能力、组织能力。管理能力、研究分析和成果 转变五个能力,强化资金、交通、信息设施三个保障,为进一步高质量完成农产品成本调查任务提供坚实基础。 2019年开展“成果转化年”活动,提出农产品成本调查成果内容形成思路、提高成果质量方法、成果多种形式应用等。 还明确了各级工作任务和评价方法,有效增强了数据分析应用和成果转化的能力,提高了农产品成果调查的影响力。

(三)农产品成本调查结果具有广泛的应用价值。 我省应急调查和专题调查报告多次得到省领导重要批示,发挥了政府宏观调控的参谋助手作用,增强了决策的科学性和有效性; 在《四川发展》、《农村工作》等刊物上发表多篇研究文章,平均每年有50多篇全省成本信息文章被各级党委和政府采纳。公开各类直报调查品种和专项调查分析报告的生产成本效益,平均每年发布成本信息近110条,充分发挥农产品成本调查在宏观调控、农产品供给中的作用。基础性作用使调查结果真正成为政府决策依据、地方经济发展的助手、农民致富的帮手。

(四)特色农产品成本调查助力地方经济。 以市州为调查对象的地方特色农产品成本调查结果,为当地经济发展提供助力,为农民致富增收提供建议。 眉山市开展的泡菜产业成本调查,为维护泡菜种植农户利益、促进泡菜产业发展提出了合理化建议,为增加农民收入、做强泡菜产业提供了决策参考。做大做强眉山市。 泸州市开展的酿酒高粱种植比较收益调查,推动酿酒高粱种植面积达到26489亩,增长32.2%。 高粱种植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8479元,高于当地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809元。 绵阳加强麦冬生产销售成本调查,提出种养协调发展具体思路,促进农民增产增收,农民成本支出降低近350元/亩亩,实现家庭人均收入增加1500元左右。

四、四川主要粮食作物生产成本问题突出

(一)农产品成本结构失衡,劳动力成本比重过高

从近年来的成本数据来看,劳动力成本居高不下已成为我省农产品成本高的主要因素。 与全国主产区相比,我省粮食生产呈现“一多三低”的特点,即户均工作日多、机械化程度低、自动化程度低、自动化程度低。社会服务。 2018年,小麦家庭户均劳动天数达到7.83天,玉米家庭户均劳动天数达到9.48天,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近一倍。 农作物种植综合机械化率仅为59.98%,比全国水平低9个百分点。 我省三大粮食作物劳动力成本与全国平均下降趋势相反。 除中籼稻外,小麦、玉米生产的劳动力成本均呈上升趋势,三大粮食作物的劳动力成本占总成本比例相当。 高于50%。 小麦亩均人工成本连续多年位居全国第一。 近五年来,玉米平均每亩人工成本在700多元,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200多元。

(2)生产材料投入不足,材料和服务成本低

三大粮食作物生产的材料和服务费用近年来没有明显变化,但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材料和服务费用在总成本中的比重受到挤压,其比重逐年下降。 与全国主要粮食产区相比,我省三大粮食作物生产成本中,材料成本和服务成本始终处于倒数两位。 2017年,我省每亩物资和服务成本仅高于陕西,籼稻、小麦仅高于云南,玉米产量仅高于重庆。 三大粮食作物的原料和服务成本均落后于全国水平。 物资和服务费中,投入种子费、化肥费、租赁经营费、固定资产折旧、保险费等费用均不足。

五、影响粮食生产成本效益的主要不利因素

(1)机械化程度低

我省耕地类型复杂,耕地碎片化严重。 山地、高原、丘陵面积约占全省土地面积的91.80%。 常住人口人均耕地1.21亩,约为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二。 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机械无法高效利用,制约了规模化作业的发展。 与平原相比,规模化养殖消耗更多的人力、物力,生产边际成本不降反升。 全省近70%的耕地仍由小农户经营,全省耕地流转率仅为36.7%。 小规模分散经营严重阻碍劳动生产率提高,与推动农业高质量发展的需要不相适应。

(二)农民种植意愿不高

近年来,全国种植小麦、玉米的利润并不高,大部分地区净利润都出现亏损。 种植中籼稻的利润也不断下降,我省的情况更为突出。 受气候环境影响,我省小麦、玉米平均产量和品质较低,种植成本高、收入低、损失严重。 2018年,每亩损失分别为478.74元、353.88元。 中籼稻种植虽然仍保持盈利,但成本利润率大幅下降,从2013年的33.69%下降到2018年的5.32%,下降了84.21%。 农产品回报率低,农民种植积极性降低,部分地区种植面积大幅下降。 农民的种植显得随意而悠闲,有的甚至直接放弃土地或送给邻居种植。 耕地非粮转用现象普遍。 流转耕地大部分用于种植经济作物,仅33.1%用于种植粮食作物。 食品安全应引起重视。

(三)农业补贴金额不足、补贴对象不准确。

一些支农政策未能发挥应有的效果和作用。 一方面,农业补贴金额较小,补贴政策没有强烈激发农民的积极性。 我省农业以小农户经营为主,单个农户获得的农业补贴金额很小,不能有效鼓励农民种植。 另一方面,补贴对象不明确,促进产业发展效果不明显。 例如,耕地地力补贴直接补贴给土地所有者,无论种植与否,都获得补贴资金,而流转土地承包经营的生产者则没有补贴或只获得较少补贴。 由于我省农产品成本居高不下、竞争力越来越弱,保障农民增收的资金压力日益沉重,补贴政策效果不那么明显。

(四)病虫害和极端天气的影响

目前,我省夏粮丰收取得良好开局,后期粮食生产形势将向好,但仍面临较大风险。 一方面,病虫害对我省粮食生产构成新的威胁。 自今年5月初西昌、合江发现草地贪夜蛾以来,我省20个市州120个县已发现该虫。 草地贪夜蛾虽然可以防治,也有药物可以治疗,但它的繁殖能力很强,几天之内就可以覆盖整个四川。 该蛾孵化的幼虫喜食玉米、甘蔗、高粱、土豆等80多种植物。 受害后,产量一般减少20%-30%,严重时可能造成绝收。 同时,从目前病虫害监测情况来看,稻飞虱、粘虫、稻瘟病等病虫害发生严重的概率也高于正常水平。 另一方面,极端天气增多,发生洪涝灾害的可能性加大。 进入夏季主汛期,气象部门预计,今年南方降雨量将增多,汛期安全生产形势严峻。

6.一些建议

(一)因地制宜推进适度规模经营,形成农业规模成本优势

一是突出空间分类引导。 以农业功能区划为基础,结合各地区地形特点、气候条件,以县级行政区为基础,进一步细化区域类型,因地制宜推进规模经营,形成规模优势。 比如,在成都平原地区、安宁河谷地区以及流域周边浅丘陵地区的一些农业大县,发展相对有竞争力的规模化经营; 在丘陵盆地地区,要通过优化利益联动机制等加强对小农户的扶持,有利于小农户融入社会大生产。 二是大力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支持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发展,向规模经营者倾斜农业补贴、扶持等资金,通过鼓励和支持规模化提高粮食生产效率。农业生产经营活动。 三是加快土地流转。 积极引导农村土地走集约化、规模化经营道路,根据土地流转用途给予适当补贴,降低经营者用地成本,将土地集中到种田能手、技术户手中。

(二)增加优质农产品供给,优化供给结构,提高产品附加值

一是引导农民种植优质品种。 突出市场导向,鼓励企业发展订单式产品供应,推广优质品种种植,鼓励增加中高端农产品供给,向多元化、绿色化转型、高质量方向,建立更加紧密的利益联系机制,实现农民与企业共赢。 二是加大粮食质量检验力度。 建立覆盖从产地到餐桌全过程的食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和平台,加强食品种植、收购、储存等环节的质量监管,确保食品质量安全。 三是实施品牌战略。 围绕我省绿茶、柑橘、芒果、柠檬、猕猴桃、辣椒、牦牛等特色优势农产品,引领打造“川粮”、“川猪”、“川猪”等一批品牌产品。四川茶”和“四川水果”延伸农业产业链,加强品牌推广和质量保障,提升四川品牌美誉度和社会影响力。

(三)加大农资和服务投入,降低劳动力成本

一是加大农业科技研究开发和推广应用。 依托四川农业大学、农业科学院、畜牧科学院、林业科学院等科研院所,加强农业科技研发,推广先进种植技术和商业模式。 学习借鉴省外先进生产经验,加大农业机械化、自动化高效生产配套设施投入,显着优化农业资金有机构成,提高农业科技水平。 二是开发适合当地的农业机械。 针对我省山地丘陵地貌,从农业机械化耕作的薄弱环节入手,引进、研发和推广适合我省的各种小型农业机械,减轻农民劳动强度,提高劳动生产效率,大幅减少我省农业劳动力数量。 降低农业生产劳动力成本。 三是培育专业化农业服务组织。 发展全省农业专业服务市场,培育新型农业服务主体,推动订单农业、种植、管理、运营的垂直分工和服务外包,细化农业种植养殖分工,提供便捷高效的专业化服务为农产品生产服务。 四是培养农业科技人才。 加强农业职业经理人培养,规范培养模式和发展机制,引导有志于投身现代农业建设的年轻人、大学生、农业技术人员等加入农业职业经理人队伍,提高水平的科学管理。 推动新型农民职业培训体系,为农业高质量发展培养更多人才。

(四)提高农业政策精准度,有效激发农业生产积极性

一是加大保险补贴力度。 加强农作物种植保险补贴,探索实施收入保险试点,激活各类经营主体投资生产的积极性,为经营主体提供“定心丸”,真正保障农业生产。 二是推广“互联网+农产品”模式。 支持企业积极发展电子商务服务,通过税收优惠、财政补贴等政策,鼓励建设多类型“互联网+农产品”电子商务平台,畅通生产者与市场的衔接,降低流通成本,增加农民收入。 三是探索实行大米“市场价+补贴”。 实现价格与补贴分离,通过加大对生产者的补贴力度,确保生产者合理收入,充分发挥市场价格调节功能,让市场机制真正发挥作用,提高粮食市场竞争力,更好保障安全口粮。

成本利润率:反映生产中消耗的全部资源的净回报率。 公式:成本利润率=净利润/总成本*100%

物资和服务成本:指直接生产过程中消耗的各种农业生产资料的成本、购买各种服务的支出以及其他与生产有关的物或现金支出。 包括种子费、化肥费、农家肥费、农药费、租赁经营费、燃料动力费、技术服务费、工具材料费、固定资产折旧、保险费、管理费、财务费等直接或间接费用。费用、销售费等。

数据来源:《2018四川统计年鉴》,四川省人民政府官方网站发布。